当前位置: 首页 魅力泾阳 风景名胜 正文
话说泾阳:袁世凯的叔叔,在泾阳留下了什么?
发布时间:2019-11-21 21:01:27   来源:泾阳县人民政府    浏览次数:

新渠倡导修建的人叫袁保恒,清代同治朝因能力突出,被派给陕甘总督左宗棠,主要负责左宗棠西征的物资筹备供应。说出袁保恒,并没有几个人了解他,可一般人都知道袁世凯,他就是袁世凯的叔叔。清廷派他来到陕西,正值清末回事之后,陕西关中是当时战争破坏最为厉害的地区,诸县堡寨、城池与村庄损毁特别严重,尤其泾阳更是民为废墟,县城被焚,损失人口十一万,其中多数被屠杀(见《宣统重修泾阳县志》),部分逃往外地。民生凋敝。150年过去了,现在年纪大一点的人依然口口相传当年村民被屠戳的惨状,原来被焚毁的堡寨遗现在依然可以看到。清代的灌溉设施也因战乱而圮坏,清代龙洞渠主要是民间管理与维护,灌溉面积本来就不大,大约只有八万亩左右,战后灌溉面积急剧缩小,最少时仅仅两万多亩。

负责左军西征后勤工作的袁保恒身感责任重大,到任后以战后恢复重建为首要任务,《泾渠志稿》记载他进行以下工作:“大司农袁保恒,屯田泾上,拟复广惠,又开新渠;后复在王御史口栽桩,安置筒车,经营年余,迄无成效。”收拢流民屯田泾阳,稳定社会秩序。第二步又以恢复明代广惠渠为己任。他在同治八年(清穆宗八年,1869年)开始着手水利建设,汲取了高陵令徐德良开井渠的教训,先后在广惠渠口与御史渠口进行尝试、

在广惠渠口开新渠是个危险的想法,清代以来皆以拒泾为首要任务,泾河水流凶猛,常有冲决、冲溃石堤的纪录,更有经常倒灌淤渠,龙洞渠工程的维护量很大,《宣统重修泾阳县志》记载的类似内容很多。估计袁大人考虑很久后,并没有敢扒开龙洞渠口的大坝,放泾水入渠,泾河河水骤水涨骤落,极难控制,这样做太危险,弄不好就是大灾难。最保险的做法就是采用提水的办法,于是又在王御史渠口石上钻眼,竖立木桩的,设置水龙、水车提水。可是想法虽好,却不现实,水车、水龙等适于少量土地灌溉,对于动则数万亩的灌溉规模实在无异于杯水车薪,事倍而功半,最后他的尝试也失败了。渠首施工同时在下流开挖了新渠道,留存两段就是当年的遗存,新渠当年完成的比较长,后来在农田改造过程中填埋了不少。

袁保恒和徐德良一样,他的努力失败了。可必须注意的是他们二人出发点是一样的,都是以郑白渠为榜样,摒除清朝中期拒泾入渠的局限,重新将引泾提到日程。只不过是他们的时间仓促,也只考虑了传统的办法去解决问题,明显已经跟不上时代了。后世的研究者多说是因于封建社会到了衰落期,清政府缺少开拓的精神,也没有魄力去完成更大更有效的水利工程,所以才拒泾水入渠,仅以张家山泉水为灌溉水源,其灌溉面积由秦时的数百万亩变为清末的十多万亩。持此论者只看到了灌溉地亩、效益与清代国力,很少考虑地质、气候及河流水文的特点。清朝拒泾仅是由于国力和开拓精神所致吗?明显是错误的,自明至清,自官方到民间一直没有停止引泾的努力,但明代开至广惠渠口,传统的工程技术手段可以说是到了极致,投入了巨大的人力与物力,前后耗时长达17年,最初可浇七八十万亩,然而并没使用了没有多长时间,灌溉面积锐减。到民国时期,以近代技术和工程手段也仅比明渠多个坝而已,然而只存在三十多年(1931年修成大坝,1966年毁)就被冲毁。泾河的水文特点与独特的地质条件,超越了当时清代的技术能力和手段,所以清代陕西政府才取其次,采用以山泉进行灌溉,这就是龙洞渠“拒泾”的真正原因。

如果把井渠和新渠放在引泾历史中来看,对他的正确评价应该是:以传统工程技术和手段进行的最后一次引泾尝试。工程没有成功,可为后世近代引泾工程的设计与筹措,确有一定促进作用。(来源:今日头条)

[网络编辑:黄娟]

网站地图|关于我们|意见建议

    二维码

主办:泾阳县人民政府 承办:泾阳县信息化工作办公室 运维电话:029-36210188
地址:泾阳县中心街190号 邮编:713700 邮箱:jingyanggov@163.com 
网站备案号:陕ICP备13006083号   陕公网安备61042302000119号   网站标识码:6104230001

二维码    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