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泾阳地情 民风民俗 风俗习惯 正文
祭祀习俗
发布时间:2019-05-28 09:49:56   来源:泾阳县人民政府    浏览次数:

四时节令,本县民间有多种祭祀活动,藉以缅怀先祖。

春节 旧时,地位显赫宗族正月初一至十五,于祠堂列祖列宗画像或灵位前,供献祭品,早晚焚香化裱公祭,初一早祭祀最为隆重;一般人家则在家中设灵位祭祀。自50年代后期,此俗逐渐演变为除夕傍晚上坟祭祀。

元宵节 正月十五晚,无论穷家富户,皆给先祖上坟送灯盏。

清明节 从节前几天开始,普遍祭扫先祖坟墓。先焚香化纸,再给坟头压纸,最后跪拜叩头。

中元节 农历七月十五日,俗称“鬼节”。明、清前均以麻谷禾苗祭先祖。清末后,此俗消亡。

中秋节 旧时,农历八月十五夜,多为丧葬未过三年的先祖设灵位献供品祭祀。

十月一 每年农历十月初一的前一天下午,城乡家家户户,均要上坟给先祖烧寒衣,化纸钱。

婚嫁丧葬

明嘉靖以前,本县男婚女嫁多在十八九及二十四五岁之间。清末及民国,男女婚龄多在20岁左右,南北二塬较灌区要早。建国后,基本上遵从法定婚龄,50—70年代,男20岁、女18岁结婚;70年代后,婚龄多在20—25岁之间,但农村较城镇为早,塬区较灌区为早。

旧时,婚嫁恪守“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”,讲究“门当户对”,有多种婚姻形式。

姑表婚 外甥娶舅父的女儿做妻子,称姑表婚,建国前本县城乡普遍存在。此婚讲究严格,只许外甥娶舅家女(所谓“姑姑姨姨作阿家”),不许外甥女嫁舅家(所谓“骨血倒流”)。此婚姻形式危害甚烈,建国后逐渐消亡。

转房婚 丈夫去世较早,身后留下孤幼寡老,妻子不忍改嫁,小叔无力娶妻,经人说合,叔嫂成婚,称转房婚。此习至今在县境尚未绝迹。

交换婚 经媒人说合,两家情愿,互换女儿为媳,称交换婚。此习至今在县境尚未绝迹。

童养婚 家境贫寒无力娶媳,或患疾不易成婚者,父母便从外地领回别人的女孩抚养,待长大成人完婚。建国前此婚俗较为普遍流行,建国后消亡。

招赘婚 有女无儿人家,为老有所养,往往给女儿招一过门女婿,俗称“上门女婿”。此婚俗本县至今尚存。旧时,入赘女婿倍受歧视,故入赘者多系无力娶妻的贫寒家庭子弟。随着社会发展,人们的传统观念开始转变,此种婚姻逐步被接受和提倡。

招夫养夫 丈夫因某种原因身体致残,丧失劳动能力,无力养活妻儿,妻子又不忍改嫁,便招一男子为替,养活前夫及子女,维持家业。本县称其为“招夫养夫婚”,此俗建国后消亡。

婚上婚 妻子中途去世,身后留有年幼子女,为照顾孩子,妻妹嫁给姐夫为妻,称其为“婚上婚”。此俗至今尚存。

小女婿婚 建国前,有钱人家为早得子孙或因缺乏劳动力,为年幼儿子娶大姑娘为妻,称“小女婿婚”。民谣有“十八岁大姐七岁郎,夜晚睡觉抱上床,睡到半夜要吃奶,气得给他两巴掌,我是你妻不是你的娘”。此俗建国后消亡。

指腹婚 关系好的两家,在双方均有孕妇(须同辈)的情况下相互许诺,若一个生男,另一个生女,将来子女成人后结为夫妻,称“指腹婚”或“仁义婚”。此俗今消亡。

寡妇再嫁婚 建国前,受传统观念影响,寡妇改嫁常遭夫家刁难,若执意再嫁,不能光明正大迎娶,只能在夜间由新夫组织人偷偷接走,本县谓之“抢寡妇”。建国后,婚姻自由,寡妇改嫁自作主张,不再被歧视刁难。

纳妾 旧时,富家子弟多娶,后娶者为妾,本县称“小老婆”。此俗建国后消亡。

典妻婚 建国前,家境贫寒无力娶妻者,为撑门户续香火,出钱典租别人妻子做临时妻子,本县称为“典妻婚”。典租一般不超过三年,期间所生孩子随典者姓,原夫不得干涉,期满后妻子再被原夫领回。此俗现已绝迹。

儿女亲(普通婚) 本县城乡男婚女嫁,完婚过程繁琐复杂。清末基本上承袭古代“六礼”即纳采、问名、纳吉、纳征、请期、迎亲六道程序。民国时,程序虽有简化,但内容变化不大。

订婚

央媒 建国前,男女青年年届婚龄,父母便出面央求媒人为子女物色对象,谓之“央媒”。央媒时,家长必须把条件、要求告知媒人,以便媒人物色时权衡。

提亲 媒人受央之后,广泛在乡邻、亲戚、朋友之闺女中掂量对比,筛选与男家门当户对者,然后前往提亲。

无论城乡,媒人普遍很受尊重。媒人进门,不管男方女方,都得盛情招待,民谣有“是媒不是媒,先吃两三回”之说。吃喝中间,媒人向女方父母详细介绍男方的年龄、长相、职业、品德及家庭主要成员、家道等,供女方父母参考。女方父母认为有必要,便请媒人告知男方,再请阴阳先生“合亲”。

合亲 男女双方家长,通过媒人把子女的生辰八字送给对方,以便对方请阴阳先生测算双方属相是否相合,命相是否相克。属相不合者不能婚配,命相相克者也不能结合。所谓:“鼠羊一旦休,白马怕青牛,金鸡怕玉犬,猴猪不到头,虎蛇如刀绞,龙兔泪长流。”

换帖 通过阴阳先生合婚后,在属相、命相相合无克时,双方家长请人将子女姓名、生辰和属相写到粉红帖上,相互传送。女方送给男方的叫“庚帖”,男方送给女方的叫“允帖”。

换帖完毕,达成婚约,不得反悔。之后,双方家庭若通音信,必须通过媒人,不允许亲家相见。完婚之前,女方家任何人不得去男方家。

过礼 亦称“通礼”,即行聘纳礼。一般在男方家中进行,有时在媒人家中进行,商讦礼钱、礼物、礼数等。本县盛产粮棉,故礼钱、礼物一般以粮食、棉花计。当天须宴请答谢媒人,费用由男方负担。

抗日战争前,彩礼一般为银洋24元,12岁以上者,每岁3元;贪财嗜利者索要60—80元。建国前夕,彩礼一般为棉花50公斤左右或小麦8—10石。彩礼商定后,由男方家长去送。女方家热情接待,男方家长必须给未过门儿媳一定数量银钱。若是大户人家,“通礼”方式更为隆重,分为头程礼、二程礼、三程礼。头程礼一般送四包礼,有耳环、戒指、手镯、银项圈等。二程礼最讲究送衣物和银器,银器有镯子、耳环、簪钗、项链、鞋拔子、银元等;衣物有布料、鞋袜、衣帽、门帘、枕头等,一般必须成双。三程礼送棉花一捆(5公斤)、丝线一束、镜子一面。

结婚

发媒 结婚前,先由男方“发媒”(请媒人),向女方索讨开单。男方按开单备置衣物、首饰、绸缎布料,择吉日送去,此后,男方按双方子女生辰阖婚,选择迎娶吉日。

吉日选定后,及时用红帖通知女方,供女方裁决。女方若不放心,可另请阴阳先生复阖。红帖比一般信封稍大,中间写“喜两姓文章”,两边写“良缘结成两姓好,选择配就百年欢”,内装“听用全书”,其内容为“乾(男方)命××为良,坤(女方)命××吉祥;择定×月×日,合卺佳配为双;先期×时开脸,坐向东北吉昌;平时上下车轿,车口宜向南方;妨忌马前三煞,龙鼠猴相躲藏;路逢井石树宇,宜盖红花纸张;六位门神拦门,五谷草豆撒扬;进门先拜天地,首拜南方为良;房中坐局西北,待到×时梳妆;谨防产妇孕寡,远避乃为吉祥;此日三星高照,他年贵子临房。末尾还要写“天地氤氲,威恒庆会,金玉满堂,长命富贵”。

铺房 完婚吉日择定后,女方开始筹备“铺房”,为女儿置办嫁妆。

铺房之日一大早,乡邻亲朋赶来祝贺,馈赠(又称“看饭”或“洗头”)脸盆、衣架、衣服、床单、被面、布料、梳妆台、镜子、枕头、门帘等,弥补嫁妆不足。待嫁女子“开脸”、“盘头”后,下午上祖坟化纸拜祭。

请知客 完婚日前,主人请本族各户及左邻右舍届时帮忙,称为“请知客”。在所请知客中,主人挑选知书达礼、见多识广者任“知客头”,总揽过事大权,负责安排,进行具体分工。

接着由主家、同族长辈和知客头一起研究安排迎女、请乐人、婚庆仪式、新房布置、接媳妇等事宜。一切安排妥善,主家设宴招待知客。

烘房 举行婚礼的先一天晚上,新郎的同萃人,如姐夫、表兄、表弟、朋友等,聚于洞房,划拳喝酒,戏闹一番,给新房中增添喜庆气氛。

迎娶 旧时分亲迎和不亲迎两类。亲迎时男方备轿两乘,男乘青,女乘红;不亲迎时只备一乘花轿迎娶新娘。无论是否亲迎,均由乐人一路吹打开路。清末民国时,改用轿车(畜力)。建国后,请乐人吹打风习消亡。50—60年代,改用席棚马车或牛车;70年代,改用自行车。80年代后,改用吉普车、面包车等各类汽车。

迎娶新娘,新郎多由同辈陪同,但南塬一带,陪同者为新郎长辈。去时,要携带凤冠、霞帔、化妆用品等。轿(车)离开男方家门,进女方村口、到女方家门口,均要燃放爆竹。

轿(车)到门前,新娘在伴娘照料下,净面擦粉,更衣换鞋,蒙上盖头,向祖先跪别,向父母兄嫂行礼辞行。

由伴娘(多是嫂子)搀扶,新娘走出家门,踏干草、过火堆后上轿。轿内须坐一小孩“挡轿门”,一般为新娘小弟或侄儿。进花轿时头朝轿外,背朝轿口。进轿后则面朝轿尾,放下轿帘。鞭炮声中起轿,新娘开始哭嫁。“哭嫁歌”内容各不相同,主要以新娘心境而定。新娘哭嫁,表示舍不得父母、兄嫂、弟妹,若上轿不哭,会被村人耻笑。

迎娶路上,若遇十字路口、大树、大石头、水井、庙宇,均要贴上喜贴,以示避邪。若与另一花轿队伍相遇,则被认为晦气,双方都必须停下,由新郎或迎女郎出面,作揖道喜,互换物件,以示大路通天,各走一边,互不干扰,各自平安。若遇出丧,则被认为大吉大利。花轿中途不许落地,轿夫只能换人而不许歇脚。

轿至村口,鸣炮缓行,以示知家人,迎亲平安归来。至家门前,主家鸣炮迎接,迎亲者进屋喝茶抽烟。挡轿门的小孩,立于轿门前等候新郎赠红包。赠送红包后,轿门打开,送女客搀扶新娘出轿,娶女客随后,一手提斗,内盛麸子、豌豆、谷草及红绿黄各色碎纸片,一手向新娘头上身上抛撒,边撒边唱:“一撒麸子,二撒料,三撒媳妇下了轿”,“一撒金,二撒银,三撒媳妇进了门”。随后,伴娘搀扶新娘,新郎紧随,慢慢步向花堂。傧相便宣读婚礼仪式开始。新郎面对祖先牌位磕头作揖、拈香祭酒,新娘起立,在傧相指导下,一拜天地,二拜高堂,最后夫妻互拜,礼毕入洞房。

新郎、新娘由娶女客带领,步向洞房。洞房新炕上放有花生、红枣、核桃等物。入洞房后,看热闹的人一拥而上,抢抓炕上的红枣、核桃、花生,娶女客便唱道:“七个核桃八个枣,生下娃娃满地跑”,“吃了核桃枣,两口子不准闹,白天闹,黑了好”。

随后进入新娘“吃冷馍生葱”、“梳头洗脸”、“揭碗”等耍闹程序。

入洞房毕,知客头便大声宣布开席。一般娘家客先坐,接着才是主家亲朋,最后招待乡邻知客。

婚宴名目繁多,好坏以其家庭状况而异。建国前,菜为“四碗四盘子”、“四桶一柱”、“八碗四盘子”。50—60年代,为“十三花”。80年代后,大多为“四到底”,讲究全鸡全鱼。

席间,新郎在看酒知客带领下,以亲疏远近、辈分高低,逐桌为宾客敬酒。

席罢,宾客回家,新郎在门口拱手相送,但新娘不出房门。

闹洞房 左邻右舍,不论尊卑长幼,连续三晚,每晚直至深夜。耍闹的手段多种多样,目的是让新娘新郎熟悉,促进夫妻感情。不论手段多么粗俗,新郎、新娘都不能生气使性子,否则就是失礼。闹的人越多,说明主家的人缘越好。

回门 完婚后的第二天,新郎携新娘去丈人家,称“回门”。回门时要带酒、肉、莲菜、糕点等礼品。旧时,来到女方家中,要向主堂行礼,向长辈、岳父母磕头。中午,岳父母设宴待新女婿,新女婿还要给新娘的弟妹赠礼。当天下午返回时,岳父母还要给女儿、女婿赠衣物。

建国后,旧的婚姻形式和礼仪逐步废弃。1950年4月30日,中央人民政府颁布了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》,实行男女婚姻自由。青年男女结婚经人介绍或自由恋爱,双方经过一段时间了解后,如情投意合,到了法定婚龄,持村民委员会或单位介绍信到所在乡(镇)政府领取结婚证书。择日结婚,发喜糖、喜烟,宴请亲友。

近年来,提倡晚婚晚育,婚事新办,出现集体结婚、旅游结婚、夫妻同栽纪念树等新风尚。但结婚讲排场、彩礼升级的现象也同时存在。

丧葬礼仪

自古以来,本县人对丧葬极为重视,礼俗隆重而繁琐,从棺木备置、守床送终、发丧成服、穴址勘选以至葬礼、葬仪,均十分讲究。

棺木备置 棺木以木质经久耐朽为选用标准,柏木为上等,松木次之,桐木、杨木最次。按薄厚分,有四寸、三寸、二寸半(二五指)墩子。以页块论,有四页瓦、十大块、十二圆。

本县人给老人做寿材,时间一般选在闰年闰月,取长寿意,棺材前刻“福、禄、寿”等字,后刻香炉、风火轮,有的还要七星板、透花底。

做寿材讲究时间越长越好。上底时,主家要给匠人挂红,已出嫁的女儿都要回娘家庆贺。

送终 老人病危时,儿女们守其身侧,陪伴生父(生母)走完人生最后一程。如果死者终前身边子孙众多,被认为是积福后的善终。

净身、穿老衣、点路灯

老人弥留之际,儿女们便将老衣放其床边,待咽下最后一口气,儿女们用瓦盆盛温水为死者擦洗干净身体,再请人为其剃头理发,然后把套好的老衣给死者穿上,并用一块红布苫面,将死者移放专设的灵床上。以柏枝串饼,搁放死者手上,传说阴间多恶犬,死者若遇到,可远祸全身。

灵床下点一盏油灯,称为“路灯”。出殡时,路灯要放在棺材旁边,一同埋入墓穴。迷信传说,阴曹地府黑暗无光,有了路灯照亮,死者方能行走。

倒头纸、脚乘 老人咽气后,亲属要焚烧纸钱,称为烧“倒头纸”。迷信传说,赴阴间路上多有小鬼挡道,烧倒头纸是为亲人的灵魂付买路钱。“倒头纸”点燃后,孝子放声痛哭,接着烧“脚乘”(纸糊车马),目的是让亲人灵魂去丰都城能快一点。

报丧 烧罢倒头纸,丧家开始向本家族人报丧。本家族人陆续来到死者床前,烧纸吊唁。接着,由本家族人分头向亲戚报丧。

奔丧 死者女儿、亲戚得知噩耗很快前来吊唁。吊丧者来到死者遗体旁,须跪倒痛哭,死者家属上前搀扶并劝哭。

入殓 吊丧完毕后,死者遗体被置放入棺,遗体四周用麻纸包裹的禾杆塞实,然后盖上棺盖,并用木钉钉紧,称为“入殓”。入殓一般在死后第二天或第三天进行。

在入殓之先,棺材最底层要撒上细土或干草木灰,上放柏叶朵,柏叶朵上铺褥子,最后将遗体放入。遗体一侧放置死者生前常用之物,如手杖、烟袋、砚台等。大户之家,给死者口中放玛瑙珍珠。盖棺时,孝子尽快抽去死者脸上的苫布,放于棺内。盖棺后,要用黑麻纸将所有接茬的地方糊严。入殓时不得哭泣,更不能有泪掉在死者身上。入殓完毕,男女众孝子伏地放声痛哭。

成服 入殓完毕,丧家大门两边贴上“×年×日发丧,×月×日成服”一类白对联,横额多为“望云思亲”之类。之后,开始按血缘辈分给男女孝子穿丧服,称为“成服”。

儿子、孙子、长重孙穿麻纸孝衣,戴顶饰为棉球的纸孝帽,腰系麻绳,脚穿白孝鞋。儿子孝衣前胸后背,分别书有“哀哀父(母)兮,生(养)我劬劳,生(养)育之恩,昊天罔极”。远房子侄穿短孝衣,戴短孝布,外甥、女婿一般只戴白孝帽。女孝子上穿白孝衫,下穿白裤,外套白裙子,头顶长孝布。

重孙孝帽顶上棉球染成红色。未过门媳妇(无论辈分),白孝衣上缝红布条。怀孕女孝子不得成服。

成服之后,孝子开始守灵。

设灵堂 入殓后,棺材放在厅堂,前面摆一条祭桌,上放“佛阁”(南塬叫“荣庭”),佛阁正中放灵牌(现时一般放遗像),两厢挽联常为“音容永隔泪难禁,灵柩将离病无极”或“纸灰飞作白蝴蝶,泪血染成红杜鹃”之类,横额为“音容宛在”或“德高望重”,“佛阁”前陈设祭品,祭品前左右各点一根蜡烛,蜡烛中间放置一座香炉,香火插于其中。

灵堂两边悬挂或放置亲友赠送的纸扎祭物,如金山银山、金童玉女、摇钱树、聚宝盆、花圈、青狮白象、萧氏鹿鹤等。

佛阁必由儿子订做。其他纸祭品大都为女儿、外甥所送。

选穴、打墓

死者停床,丧家开始请风水先生选穴址,请掘墓人掘墓。

穴址颇讲究。一要避“龙吼”(聚水处),地势要高,不易被水冲淹。二要让死者枕高踏板。三要弄清所选地块是否原先埋过人,若埋过人,穴址必须定于原坟“上风头”稍偏高处;倘若因地理位置所限,无法定于“上风头”,亦可定于“下风头”偏高的一边。四要定穴于祖墓下方,距祖墓尺余。本县整体地势西北高、东南低,故墓穴定向均为死者枕西北、蹬东南。

穴址选定,须先鸣放鞭炮,然后开始打墓。

打墓一般为四人。一日四餐,早、午、晚必不可少,半后晌加一餐,加餐由男孝子亲送,以示对打墓人敬意。送去的饭若未吃完,绝不能再端回去。

从打墓开始到葬埋,期间墓地不能离人。

本县的墓穴一般分为三类:一为土穴,二为砖箍墓,三为石箍墓。土穴最为普遍,庭子深约7尺,上宽5尺多,下宽2尺多;黑堂子(放置棺材的窑洞),一般略宽于棺材,以便放置陪葬品。

讣告 讣告,俗称“告讣”。用白纸或白布把丧者生辰、品行、卒日、葬日、葬址、成服孝子姓名等竖写,挂于丧家大门外,通告乡邻周知。讣告的一般写法为:

讣闻不孝男×××等罪孽深重,不自殒灭,祸延显考(妣)×府君(孺人)讳××生于公元××年×月×日,不幸于××年×月×日因积劳成疾,寿终正寝,享年×十又×岁。不孝男××等,叩地呼天,悲痛欲绝,亲视含殓,停柩在堂,尊礼成服。承严(慈)命兹定于×月×日×时家奠,×时扶梓安葬于××,苫次昏迷。

倘蒙

世学族戚闻

谊殇唁曷胜痛心之至哀此讣

孤(哀)子×××泣血稽首(颡)

期服孙×××泣血稽首(颡)

小功服侄×××拭泪稽首(颡)

缌麻服侄孙×××拭泪稽首(颡)

讣告每天日出时挂于门外,日落时请回,出殡时带往坟地焚化。

守丧 本县城乡称“守灵”,一般在成服之后进行。此间,富贵人家请道士念经,超度亡灵,谓之“佛事”。念经时,举家大小均著孝服,沉默肃静,见人叩头,每日三餐时,灵前拈香献帛。每天早晨,男孝子须焚纸化钱,女孝子则须痛哭一场,此谓“举哀”。念经一般持续三五天,直到出殡前一天晚上结束。凡有祭奠者来,均须奏哀乐。

出殃 本县城乡称“回殃”。时间由阴阳先生根据死者生辰和咽气时间推算。一般为一个时辰。出殃时,丧家无论大小,均要外出回避。出殃前,由主妇在死者生前居炊之所前撒上一层灰,并斟一盅酒放在屋子里。出殃期满,丧家主妇先回家,察看死者留在灰上的印痕后,其他家人再回家。此俗50年代后消亡。

请魂 请魂在出殡的前一天晚上进行。请魂前,男孝子排成一行,手拿支棍,鼓乐在前,出迎礼宾先生。

招魂前,众孝子在礼宾先生指导下烧香化纸、叩头。随后,一先生喊:“招魂!”另一先生喊:“执事者掌灯!”鼓乐响起,孝子怀抱神主(灵牌或遗像)前往坟地招魂。招魂必须是“小请大”,即先去晚辈坟地,最后去长辈坟地。

一到坟地,众孝子列队,依次跪倒,在“献礼——”“上香——”声中,由执事者献祭品、上香,随后,代祭主(礼宾先生)鞠躬宣读招魂文。

返回时,女孝子在门前行接主礼,宣读接主祭文,化纸烧香,男女孝子同行四局八拜之礼。灵牌由长媳抱回灵堂,接着在灵堂行安主礼。傧相高声喝唱,男女孝子大礼参拜,同起同落。礼毕,孝男孝女分左右跪于灵前。

祭奠 祭奠从出殡的前一天黄昏开始,一直到深夜甚至黎明。

祭奠日下午,灵堂前摆葡萄架,头门外摆灵床,两厢树上或竹杆上悬挂筒儿纸。黄昏,丧家亲朋乡邻来送纸货蜡烛,凡参奠客人进门,须鼓乐齐奏。接着,孝子在傧相引导下,前去坟地扫墓。去时提斗,斗中放小扫帚,至墓地,孝子亲手打扫墓室,随之化纸焚香。返回时,须将墓室所扫之物放在斗内带回,等“打怕”时再送到墓地。笙家门口,鸣炮行接主礼,男孝子将灵牌转交女孝子抱回,然后,化纸上香。礼毕,男孝子分跪灵堂两侧,女孝子痛哭吊孝。

接着孝子迎馔(给死者迎送献饭),献饭迎毕,开始迎“盒子”(迎客人),迎盒子以亲疏远近、辈分高低为序。迎盒子时,被迎者要给乐人赏钱。

迎盒子毕,开始奠酒。地点在灵堂前。奠酒次序与迎盒子相同,亲戚奠毕,接着是朋友、乡党。本县习俗,奠酒为“三杯酒、五个头”。当奠酒者奠完最后一杯酒,众孝子须叩头致谢。奠酒期间,鼓乐声必须不断,有的奠酒故意动作迟缓拖延时间,让乐人多为死者吹一会儿。

祭奠结束,开始为死者“热闹”。死者的亲友开始为死者“点戏”,多为《祭灵》、《放饭》、《状元逛街》、《将军令》等,藉此寄托对死者的哀思。

当晚,有的丧家还演电影、放录像。

出殡 本县出殡时间,一般较早。天刚麻麻亮,丧家就开始在门口鸣炮,藉此提醒乡邻前来帮忙。乡党陆续到来,专司看客的知客热情倒茶递烟。执事总管挑选若干精干稳当乡邻,扶柩至灵床上安置妥当。按亲疏长幼次第,众孝子男左女右分列两行,跪在地上,一手拄根棍,一手扯缣(白布,系于灵床龙头,长约三丈六尺),放声痛哭。傧相高喊“起灵”。长子摔烂头顶上的纸盆(外糊麻纸的瓦盆,内盛燃着的冥钞),送葬队伍启行。前由一知客持招魂幡开道。后随一知客手提盛有纸钱的竹笼,边走边撒(意为打点小鬼)。接着是乐人队伍。其后是拿着纸扎祭品的亲朋队伍。在八名精壮男子抬着的灵床后,是帮忙的众乡邻。凡灵床所过之家,主人均在门前放火化纸为死者送行。

下葬 灵柩抬到墓地后,开始下葬。当棺材放进黑堂后,由阴阳先生定正方位,将祭器祭品放入墓室,开始砌封墓门。砌封过程中,女儿、外甥须给砌封者红包。砌封完毕,乡邻们开始填土堆坟,孝男孝女边放声痛哭,边向帮忙乡邻磕头致谢。

坟墓堆起后,孝子在坟前焚香化纸,点燃蜡烛,除留一花圈插于坟顶外,其它纸扎连同讣告一并坟前焚化。送葬返回,路上不得回头,怕亡魂跟回来。

开席吃饭时,帮忙乡邻须坐头席。席间,孝子还须再次磕头致谢。亲朋坐第二轮席,最后待知客。

打怕 死者安葬后,连续三日黄昏,孝子用竹笼提上麦草绕墓周焚烧。其用意是为孤独寂寞的祖先壮胆。

七日、百日、周年 从死者咽气之日算起,每七日为一个祭日(称为“烧七”),共有七个“烧七”,其中以“头七”、“三七”、“五七”为重祭,近缘亲戚必须参与。每个七日孝男孝女要上坟焚香化纸。

死者去世满百天,再次举行祭奠仪式,告慰亡灵,本县称为“过百日”。

此后,每年忌日,丧家都要举行祭奠活动,称为“周年”,连续三年。其中以“三周年”最为隆重。三周年时,祭奠程序与出殡前相似。三年守孝期内,逢年过节孝子要穿白戴孝,清明、十月一、冬至、除夕,孝子要上坟祭奠。三年守孝期满,孝子方可进行正常节俗活动。

建国后,人民政府提倡勤俭节约、破除封建迷信,同时进行殡葬改革。看风水、和尚念经等繁杂旧俗逐步革除,“三日入土为安”的观念逐渐形成,但保留了棺木埋葬习俗。1958年,为适应水利建设和土地平整的需要,各社队党团员带头,普遍开展铲除旧坟活动。1966年,废除了棺罩、龟兹等所有旧式安葬仪式,甚至一度将酒席、白孝、焚纸均予禁止,拂晓起灵,不误生产,抬柩、筑坟者均以香烟待之。1968年,县城在宝峰寺建立公墓,各公社以生产队为单位,在山坡荒地开辟公墓,至1988年全县大部分自然村建有公墓。1985年,县人民政府发布推行火葬的公告,提倡在城乡推行火葬制度。近年来,大部分乡村仍以土葬为主,繁杂礼仪尚存。

[网络编辑:县志办]

网站地图|关于我们|意见建议

    二维码

主办:泾阳县人民政府 承办:泾阳县信息化工作办公室 运维电话:029-36210188
地址:泾阳县中心街190号 邮编:713700 邮箱:jingyanggov@163.com 
网站备案号:陕ICP备13006083号   陕公网安备61042302000119号   网站标识码:6104230001

二维码    二维码